您好!欢迎您光临《哈姆雷特》中的经典对白!_温馨花园!

体育

I

交友

I

论坛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情感空间>>>古今传奇>>>《哈姆雷特》中的经典对白!
《哈姆雷特》中的经典对白!
发表日期:2009/5/23 23:49:00 出处:未知 作者:未知 发布人:xjhbj 已被访问 933


王子的经典独白。(中文版)

最经典的是“生存还是毁灭?”第一段独白是中英文对照的版本。

以下是这三段独白:

哈姆雷特独白(1)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问题。
究竟哪样更高贵,去忍受那狂暴的命运无情的摧残 还是挺身去反抗那无边的烦恼,把它扫一个干净。

去死,去睡就结束了,如果睡眠能结束我们心灵的创伤和肉体所承受的千百种痛苦,那真是生存求之不得的天大的好事。去死,去睡,
去睡,也许会做梦!

唉,这就麻烦了,即使摆脱了这尘世 可在这死的睡眠里又会做些什么梦呢?真得想一想,就这点顾虑使人受着终身的折磨,
谁甘心忍受那鞭打和嘲弄,受人压迫,受尽侮蔑和轻视,忍受那失恋的痛苦,法庭的拖延,衙门的横征暴敛,默默无闻的劳碌却只换来多少凌辱。但他自己只要用把尖刀就能解脱了。
谁也不甘心,呻吟、流汗拖着这残生,可是对死后又感觉到恐惧,又从来没有任何人从死亡的国土里回来,因此动摇了,宁愿忍受着目前的苦难 而不愿投奔向另一种苦难。
顾虑就使我们都变成了懦夫,使得那果断的本色蒙上了一层思虑的惨白的容颜,本来可以做出伟大的事业,由于思虑就化为乌有了,丧失了行动的能力。
Hamlet: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
Whether ''tis nobler in the mind to suffer
The slings and arrows of outrageous fortune
Or to take arms against a sea of troubles,
And by opposing end them. To die- to sleep-
No more; and by a sleep to say we end
The heartache, and the thousand natural shocks
That flesh is heir to. ''Tis a consummation
Devoutly to be wish''d. To die- to sleep.
To sleep- perchance to dream: ay, there''s the rub!
For in that sleep of death what dreams may come
When we have shuffled off this mortal coil,
Must give us pause. There''s the respect
That makes calamity of so long life.
For who would bear the whips and scorns of time,
Th'' oppressor''s wrong, the proud man''s contumely,
The pangs of despis''d love, the law''s delay,
The insolence of office, and the spurns
That patient merit of th'' unworthy takes,
When he himself might his quietus make
With a bare bodkin? Who would these fardels bear,
To grunt and sweat under a weary life,
But that the dread of something after death-
The undiscover''d country, from whose bourn
No traveller returns- puzzles the will,
And makes us rather bear those ills we have
Than fly to others that we know not of?
Thus conscience does make cowards of us all,
And thus the native hue of resolution
Is sicklied o''er with the pale cast of thought,
And enterprises of great pith and moment
With this regard their currents turn awry
And lose the name of action.

哈姆雷特独白[2]

哈姆雷特:
念台词要念地跟我一样,很顺当的从舌尖上吐出来。有许多演员他们爱直着嗓子喊,那我宁可找个叫街的来。
哦,不。千万不要这样地用手在空中乱劈一气,要做的自然些,即使感情激动爆发,甚至在狂风般的冲动里,你们都一定要懂得有节制,做到雍容大方。哦,我最讨厌有些个人戴着假头发在台上乱叫乱嚷,龇牙咧嘴的做戏,把观众的耳朵都震聋了,而这些观众大多数什么也不懂就喜欢看个热闹劲,这种演戏的该打,演戏火上加油一定要避免。
伶人甲:殿下尽管放心。
哈姆雷特:
可也别太温了,一定要非常细心的来掌握你自己。要用动作配合话,用话配合动作。特别注意一点,千万别超出生活的分寸,因为过分了就违背了演戏的意义,演戏,不论过去或是现在,都像是一面镜子用它来反映人生,显示出什么是善的什么是恶的,显示出时代和社会的形象和印记。
演得太过火了,虽然能叫外行人发笑,可只能叫明眼人痛心,这种行家的看法,你们一定要比满座看得更重。
哦,我看到过一些演员演戏,也听到过别人捧过他们,说句不好听的话,他们说话简直不像人在说话,他们走路也不像人在走路,大摇大摆地乱吼乱叫,简直就像是什么笨手艺人捏出来的,而且捏得那样子的叫人恶心。
伶人乙:我相信我们已经把这一点改正了。
哈姆雷特:
哦?要彻底改正。
那些演丑角的,我只许他们念剧本上的词,他们往往爱自己先笑,逗的少数没有头脑的观众也哄笑一番,全不管那时候戏里正好有紧要的问题要大家注意,这太可恶了,同时也说明这些傻瓜可鄙的用意,去准备吧。

哈姆雷特与母亲[3]

哈姆雷特:母亲,有什么事情?
王后:哈姆雷特,你把你父亲大大得罪了
哈姆雷特:母亲,你把我父亲大大的得罪了
王后:好了,好了,你的回答真是瞎扯
哈姆雷特:得了得了,你的问话别有居心
王后:怎么了,哈姆雷特
哈姆雷特:什么又怎么了
王后:你忘了是我_
哈姆雷特:我没有忘,没有!你是皇后,你丈夫弟弟的妻子。我真但愿你不是我的母亲。
王后:好,我去叫会说话的跟你说
哈姆雷特:来来,你坐下来,你不许动。我要在你面前竖一面镜子叫你看一看你的内心的最深处。

(哈姆雷特早就疑心幕布后面有耳朵,他一剑刺了进去)
王后:救命,救命(波洛纽斯:救命,救命~)
哈姆雷特:什么?耗子,死吧,我叫你死
王后:啊~
哈姆雷特:死吧
王后:你干了什么了?
(可他不知道是波洛纽斯老头,谁叫他多管闲事,自己找上门来,这下不仅没有了耳朵,连命也搭上了,活该!)

王后:哦~好一桩鲁莽血腥的行为
哈姆雷特:血腥的行为?好母亲,这跟杀死一位国王再嫁给他的兄弟一样狠了
王后:杀死国王?
哈姆雷特:对,母亲,正是这句话
(不管母亲怎么哭个不停,哈姆雷特决心要伤透她的心)
哈姆雷特:别老拧着你的手,你坐下来,让我拧拧你的心,我一定拧,只消你的心不是石头做成的
王后:到底什么事,你敢这么粗声粗气的
哈姆雷特:干的好事啊,你沾污了贤惠的美德,把贞操变成伪善,从真诚的爱情的熔岩上夺去了玫瑰色的光彩画上道伤痕,把婚约都变成了赌鬼的誓言
王后:到底什么事
哈姆雷特:请你看看这幅画像,你再看这一幅。这就是他们兄弟俩的画像。这一幅面貌是多么的风采啊,一对叱咤风云的眼睛,那体态不活象一位英勇的神灵刚刚落到摩天山顶,这副十全十美的仪表仿佛天神特为选出来向全世界恭推这样一位完人--这就是你的丈夫。你再看这一个--你现在的丈夫像颗烂谷子就会危害他的同胞,你看看这绝不是爱情啊。像你这样岁数情欲该不是太旺,该驯服了,该理智了,而什么样的理智会叫你这么挑的,是什么魔鬼迷了你的心呢?羞耻啊,你不感到羞耻么?如果半老女人还要思春,那少女何必再讲贞操呢?
王后:哦,哈姆雷特,别说了,你使我看清我自己的灵魂,看见里面许多黑点,洗都洗不干净
哈姆雷特:嘿,在床上淋漓的臭汗里过日子,整个儿糜烂呐!守着肮脏的猪圈无休止的淫乱
王后:哦,哈姆雷特,别再说了,这些话就像一把把尖刀,别说了,好哈姆雷特
哈姆雷特:一个凶犯,一个恶棍--奴才,不及你先夫万分之一的奴才,一个窃国盗位的扒手,从衣服架子上偷下了王冠装进了他自己的腰包
王后:别说了
哈姆雷特:一个耍无赖的--国王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关闭

琼icp备09005167



温馨花园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365708094 Email:bjxjhyg@sina.com 联系人:简爱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