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_温馨花园!

体育

I

交友

I

论坛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情感空间>>>情感世界>>>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
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
发表日期:2009/3/20 23:16:00 出处:未知 作者:未知 发布人:xjhbj 已被访问 909

(一)

  决是被我"收集"回来的。决最吸引我的是他那双眼睛,黑白分明中带着纯真和忧郁。当我看到这双眼睛的时候,就决定要"收集"决一段时间,让我好好看这双酷似建的眼睛。自从建离开我后,在这几年间,我就发疯似的去收集凡是五官有一点象建的男人,在家里"摆放"一段时间,再用手中的财富把他们打发走,从来没有任何麻烦,因为从来就没有人能抵抗我的高额"遣散"费。他们总是走得无声无息,过后,我就不再记得他们的名字。决就是 在我这样的心态下,被我"收集"在家里的。

  决的那双眼睛实在象及了建,黑得发亮,很清澈,睫毛又长又密,眼里流动着光彩,而又 有一 抹挥之不去的忧郁。他是到我的公司应聘的。具体的应聘职位我已不记得了,只是我偶然走出办公室时,看到走廊里坐着的他,他抬眼望我的那一刹那,我已经被他的双眼迷住了。很快的,人事经理送来了他的资料,当他拘谨地坐在我办公桌前的时候,我微笑地告诉他, 我已 决定聘请他,但工作地点不在此处。他高兴地差点喊了出来。表情兴奋到了极点, 丝毫没有一点怀疑。我说:"五点后,请你来我的办公室,我会带你到你的工作地点的,现在你可以先去人事部登记一下。在那一刻,我已决定跟人事部说,让他担任我的私人司机,因为我瞟了一眼他的简历,专长一栏上写着"有驾驶经验"。人事部向来对我的决定没有任何意见。决就这样 被我留了下来。

  下午五点,决很准时的出现在我的办公室,他的脸因为兴奋而红红的,眼睛乘满了兴奋,他的皮肤很白,头发很整齐,身上的衣服很旧,但却干净。他很谨慎的表情让我清楚的知道,他涉世不深。我带着他走出办公室,然后下车库,跟他简单说了几句,我们就坐进了我的坐驾。我将车开出大厦,一直奔上马路,我看见决很认真的看我驾驶汽车,一声不吭,黑眼睛瞪得大大的。我将车开得飞快,很快驶上了高速公路,决的样子很紧张,他大概是被我的高速驾驶吓住了。大概四十分钟后,汽车停在了我的住宅前,我的住宅在这座城市的边缘,空气比市里好上一百倍。我喜欢这里幽静的环境,和轻新的 空气。我把汽车停在车 库里,示意决和我一起下车,决显然是被眼前的环境吸引住了,但他竭尽全力不让自己东张西望,我被他可爱的表情逗笑了,说:"不用紧张,如果你愿意看,就随便看吧。"他的脸红透了,黑眼睛看着手中的行李,低着头,看都不敢看我。我没有再说话,让他跟着我进了大厅。

  宽姐照例在客厅迎接我,她接过决手中 的行李,问了一句,"开两个人的饭? "我点点头。她走开了,她从小把我带大, 简直视我是她心中的神明。她很快走进厨房准备晚餐。

  我把决带进书房,我示意他坐下,他中规中距的坐下,很勇敢的看着我,似乎等 待着我派他上战场一样。我对他笑了一笑, 说:" 今天早上跟你说过了,你的工作地点不在我办公室,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帮我开车,也可以留在我的住所里帮我料理我的住所,随便你选,只要你帮我工作就行了。吃住我会全包,工资随便你开。" 他诧异地看着我,显然已被我的条件蒙注了,他喃喃地说:" 王总,工作由您决定吧。 工资我不计较,您能给我工作,我,我。。。。。。。"他已不会将下面的话说下去了。我摆摆手,接着说:那好,那你就留在我的住宅里,帮我照料我的房子吧,工资 每月两千吧。好,我们一起下去吃饭吧。"我干脆而利落,决没有任何说话的时间。

  决就这样,留在我的住所,帮我管所谓的物业。

(二)

  我对我 "收集" 回来的男人,从来都是不过两个月,就被我"遣散"的,他们没有任何的意见,一来是我的高额"遣散"费,二是他们从来就不知道我的用心。他们只会认为自己工作没有作到家,从而得罪了我这个不太说话的女老板。其实是我对他们已经腻烦了。

  决对工作是很认真的,他总是帮宽姐把屋里打扫得很干净,屋外的花草也修剪得很整齐。每天总是默默无言的,黑眼睛的那一抹忧郁总是藏在深深的眼珠后面。宽姐对我说:"这孩子,一定有很多心事。" 我对此,付之于一笑应付,因为我根本不在乎他的心事,我只知道他的眼睛跟我远去的建极为相似,是他的一双眼睛暂时留住了他。

  一个很清凉的夜晚,我喝了很多酒, 一大帮员工为一年一度的十天集体年假而开了一个大食会,他们边说边拼命灌我喝酒,说是老板一年辛苦,应该好好慰劳一下。我也放下平常冷若冰霜的脸孔,跟他们尽情的喝。在我还稍微有一点清醒的时候,我打车回了家。宽姐大概已经睡了,屋里很静,我一边唱歌,一边不知是走着,还是跳着上了楼,楼梯几次把我拌到。在黑暗中,有一双手扶住了我,一双黑眼睛闪着 一到黑亮的光,我紧紧地抱着那个在我身后的身体, 似哭似笑地喊着:建,是你吗?你回来了,来看我吗?别走了,别走了,好吗?" 我觉得我在猛烈的呕吐,我紧紧抱着的人一反手,把我抱着上了楼,他的动作很轻,把我轻轻地放在床上,然后转身要走出去。我紧紧拉着他,似乎怕失去什么,不愿松手。我很快的脱掉身上的衣服,跟前的人似乎愣住了,我趁此机会,把他紧紧的抱住,将他的头按在胸前,我感到了他的颤抖。他颤抖的抚摸我,发烫的嘴唇吻着我的唇。我醉得更厉害了,只觉得那种好久没有的快感布满了全身。我倒在了那个人的怀里。

  我不知睡了多久,在一遍阳光灿烂下,醒了。我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身上整齐的盖着被子。想想醉酒的晚上,和那双黑得发亮的眼睛,我知道那天在我床上的男孩是决。我慵懒地笑笑,忽然有一个我觉得很刺激的想法。下了楼,看到决穿戴得很整齐的坐在客厅里,旁边放着他的行李。他低着头,脸涨得通红,黑眼睛里有一层厚厚的水雾。他似乎哭过。 我对他笑笑,很从容的说:"怎么,你想辞职?" 他点点头,又摇摇头。我说:"即不想辞职,就留在这, 昨晚,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如果想继续留下,就留下吧。"他抬起 头,带着水雾的黑眼睛闪过一丝迷惑,点点头,提起行李,走了进去。我心中不禁一声感叹:"真是个孩子。"

(三)

  接下来的十天,我都躲在家里,其实我是一个害怕应酬的人。我更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宽姐是一个很知疼知热的人,只要我一在家,她就会倾尽全力去弄菜弄饭。决还是默默无语的,干着他的活,他的活不多,但我却看不到他停下来。晚饭后,我把决叫进了书房, 决很拘谨地坐在我对面, 我决定将我那天的想法告诉决。我开口说:" 我想跟你做个交易,我们来谈谈条件,如果你认为可以接受,你就接受,如果你认为无法接受,那做完这个月,你就可以走了。" 这是我第一次和我"收集"回来的男人谈话,不知为什么, 决身上有一种东西吸引着我, 我突然想了解他更多, 也突然想让他成为我的情人,他身上那种纯净的气质让我觉得放心。 我告诉决我的想法。他听完后,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他显然明白,什么叫情人。但他的确很需要钱, 这一点我很清楚,也使我相信,他会接受我的交易。 果然,决同意了。他低垂着双眼,说:"王总,我答应你,你每个月还给我两千块钱吗?" 我笑着说:"你是我的人,钱随你花。"他坚定的说:"不,我只要两千块钱。" 决是个执着的孩子。

  就这样,我和决同居了。他的身上总是洋溢着青春的男子气息。自从建离开后,我拒绝任何想与我有肉体关系的男人,感情的闸门更是关得紧紧的。但决的干净和单纯,却使我愿意和他保持肉体的关系。他带给我肉体上很大的满足,因为他很认真地尽量使我快乐。

  后来我知道决的家庭很艰难,他的父亲原本是个工程师,在一次试验中,氯气中毒,丧失了劳动能力,只能返回原籍,靠研究院的微薄工资养着。决的母亲由于忍受不了贫困的生活,离家出走,扔下决和比他小六岁的弟弟。决高中毕业后,决定出来打工,给弟弟挣学费,也能给父亲多一些营养费。怪不得决看起来不象农家的孩子,他身上有一种淡淡的书卷味。

(四)

  几个月过去了,我和决的同居关系依然维持着,他已完全搬到我的房里住,他依旧默默无语,黑眼睛的忧郁还是深深地藏在眼里。我几乎不过问他的事情,我没有兴趣知道。只是当他在床上很深很深地看着我时,我知道他内心有很多心事,但我总是视而不见,我每月如期发给他"工钱",每次,他从我手中接过钱时,嘴角总是抿得紧紧的, 一声"谢谢"后, 转身就走。

  一次疯狂的云雨后,我说:"我已经帮你报了一个补习班,你去上吧,半年后,去考大学。"他默默地躺着,点点头,算是答应了。转身看着他,他的脸沉浸在一片月色中,黑眼珠闪闪地发着亮,尖尖的鼻子,棱角分明的嘴唇。他,其实除了眼睛外,有一张很清秀的脸。他发现了我对他的注视,别过脸来,他突然吻了我一下,说:"我想吻你,行吗?"我转过身,笑了一声说:" 我不习惯别人的吻,你不要对我太认真了,说不定,哪天我就对你厌烦了。 我是很容易烦一样东西的。" 身边的他,沉默了,我听到他转过身去,我知道他将一夜无眠。我开始担心他对我认真了。

  决开始上补习班了,学校离我的住宅很远,决坚持每天骑自行车去,他除了我的两千元,拒绝我的任何馈赠,就连自行车,都是他用自己的钱买的二手车。因为他是高三旁听生,学校不安排任何住住宿,他只能每天来回跑。有的时候,我很佩服他的坚毅。他的底子很好,补习对他来说,不过是帮他巩固一些基础知识。他的脸上,开始有了笑容。他和宽姐处得很好,宽姐很清楚我和他之间的关系,但她从来对我都纵容得要命,她很喜欢决,她甚至天真地想,决会照顾我的未来。我总是对她的天真,付之一笑。

  公司的业务在过了淡季后,忙碌起来,除了维持与老客户的关系,我还不断开拓新的业务。我每晚回到家的时候,已近乎深夜,我床上的被子总是很整齐地铺开,决躺在床的另一边,他只占很小的一部分,很规矩地睡着。我一般和衣躺下就睡,第二天早上,决的 那一边整整齐齐的,宽姐告诉我,他一般六点钟就出门,早餐一般在路上买个面包啃。

  一个星期五的晚上,我放了同事们的假,自己也想早点回家睡觉。 回到家,客厅里,宽姐在看电视,她的自娱自乐精神,总让人佩服,她能在电视节目里找到无穷乐趣。看到她聚精会神的样子,我没有打断她的兴致,而是悄悄的回了房间。我房间的小台灯正放着暖暖的光,决不在房里,他一般在另一个房间看书,因为我说过,他除了睡觉,不许在我的房间逗留。他默默地接受了我的无理要求。洗过澡后,我美美地躺在躺椅上,我想看一会报纸,谁知刚一坐下,我就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我听到门响了一下,一个人走到我跟前,我想看,可是眼睛却无法挣开,那个人轻轻地为我盖上被子,突然紧紧地吻我的唇。我终于睁开了双眼,是决,他被我吓了一跳,从我身边弹开,愣愣地看着我。我疲倦地笑了,看着他惊慌失措的样子。我说:"决,将你最美好的吻,留给爱你的人,你知道,我不会爱你,你不必对我认真,对我认真,只会让你受伤,也会让我受累。记住,我会随时终结这个交易的。"决默然了,默默地上了床,闭上了眼睛。

(五)

  转眼间到了高考的报考期,决必须回到原籍去报考,他告诉我他决定报考本城的一所名牌大学,并考外语系。 我对他的决定没有太多的意见,其实当他告诉我他的决定时,我正考虑着另外一件事,我决定合并另一家经济出现问题的公司,如果合并成功,这家公司能做我们生产商,因为她的基础很不错,只是经营不善而已。决知道我对他的心不在焉,跟我说了一声"再见"后,就匆匆上路了。其实,我并不确定他是否还愿意回到这里来。不过,我一点也不在意。他,不过是我付工资的伴侣而已,如果我愿意,我可以毫不费力的找十几个。

  合并的事情进展得不太顺利,一来,原公司的人大部分不愿意合并,因为合并意味有一半的人失业,二来,我公司的几个股东,也不愿意和并,认为出这样的价钱去并一家效益不好的公司,毫无意义。在事情进展得不太顺利的时候,我遇到了陆正野,陆正野是对方公司的执行副理,他极希望合并,因为他认为他们公司不合并,将毫无发展前景,他以他的个人魅力,排除种种阻挠,终于使合并的事情有了进一步的发展。而我也开了无数的会,做了十几个计划书,得到了董事会的最终同意。两个公司终于合并了,陆正野做了生产部的经理。陆正野毕业于名牌大学,是个很精明的人。在此次合作中,我们建立很好的关系,我欣赏他的果断和精明。陆正野是个充满活力的人,我们很快又成了球友。

  每到周末,我总是约上美丽,陆正野和他的弟弟一起打网球。美丽是我从小的朋友,是个善良而娇气的女孩子。美丽一见陆正野,已经对他很有好感,但陆正野总是很有分寸的应付美丽,既不会对她太轻热,也不会得罪她。美丽却沉醉在他的这片若即若离中。

  陆正野在管理方面很有经验,他的部门在两个月内,已有了相当的成绩,他让很多人刮目相看,许多原本对他怀疑的人,都不禁称赞他的能力。虽然我们的私人关系相当不错,但我还是与他保持着距离,我想看得更清楚,这是我做事的一贯原则。

(六)

  八月几乎快过完了,决还是没有任何消息。想起他时,我才发现,我竟然没有任何这个于我同居近乎一年的男孩的联系资料,我甚至忘记了他的家乡的名字。我几乎已经相信他不会再出现在这座城市。可是,他出现了。他考取了本城最著名的大学,而且如他所愿,他考上了英语文学系。不见数月的决长高了,身体更结实了,脸上的棱角渐现,眼睛还是黑得发亮,那抹忧郁依然藏在眼底。他放下行李,说了一句:"我回来了。"我 放下手中的报纸,摘下眼镜,说:"恭喜你,如愿以偿了。你的家人还好吗?"他简单地说:"他们都挺好的。" 我问:"什么时候开学?" 他说:"九月十日。"他踟蹰了一下,说:"王总,我想知道,我们之间的交易还有效吗?"我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沉呤了一下,说:"我认为还没到终结的时候,你是否要求多一些的"工钱"?"他摇摇头说:"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您还按以前的工钱给吧。如果没什么事,我先出去了。"我点点头,他出了我的书房。他比以前多了一份勇气。我对他的兴趣,又浓了一些。

  夏天的晚上,月色总是很好,我回房间的时候,决已躺在床上。他直直地躺着,没有穿上衣,在月色下,他的肌肤泛着淡黄色的光,他刚洗过澡,身上有淡淡的肥皂香味。他的眼睛随着我转动。我走到床边,他用手支起头,问:"王总, 我可以叫您的小名吗?"我点点头,说:"没有问题,其实我不习惯你叫我王总。"他很轻地叫了一声:"月儿!"这是宽姐对我的一惯称呼。我没有答应,自顾自上了床。决突然把我压在身下,一边退去我的上衣, 一边亲吻我的脸。他嘴里的热气吹到我的耳朵旁,我被他整个调动起来。我竟然激动起来,伴随着激动的是浑身发热。决的动作很猛烈,似乎在发泄着什么。他似乎想把我吞下去。我无法抗拒他激情。我被他推上一个又一个的高峰。 决终于安静下来,他伏在我胸前,说:" 月,谢谢你,你给了我一个机会,我可以上大学了,我。。。。。。 !°他哽咽着,没有说下去。我轻抚他的头,说:" 你本来就是一个很聪明的男孩,你该好好珍惜。" 他抬起头,用黑眼睛深深地望着我,说:"我们,是否永远只是交易?"我 望着眼前这个比我小近九岁的男孩,推开他,说:"我们没有永远,也没有未来。"我翻转身,用背对着他,我从来没有想 过我们会有未来。身旁的决,又沉默了。我很快进入了梦乡。

(七)

  决开始了他的大学生涯,我给他买了很多衣服,因为属于他的衣服实在他少了,但他没有接受,只将随身的几件衣服带去宿舍,宽姐一定要跟他一起注册,说还从来没有进过大学,要去开开眼。决很乐意地带着宽姐一起去,他跟宽姐真的很象两祖孙。宽姐回来说了很多,说如今的孩子都是父母的心头肉,送孩子去的父母比孩子更辛苦,行李父母提,父母代办一切手续,小孩却坐在私家车里叹空调。她说:" 我们决儿能吃苦,毕竟是苦孩子出身,他一个人跑齐所有的东西,还照顾我,给我买汽水, 自己却不舍得喝。"我觉得好笑,她总喜欢称决为"我们的决儿。"似乎决真的是他的小孙儿,我的亲人一样。我相信决绝对能应付开学的繁忙的,决一个星期才回来一趟,他的学校与我的住所在不同的两个方向。 决成了我的星期情人。

  晴朗的周末,我还是约上陆正野,美丽及陆正野的弟弟一起打球,决也加入了我们。他们都认为决是我的表弟,大家都很喜欢话不多的决。只是陆正野看决的时候,眼光有点怪,我不知精明的他看出了什么。决跟陆正青很快就成为要好的朋友。美丽对陆正野的恋情,明眼人都看在眼里,以陆正野的精明,他不可能不知道美丽对他的感情,只是他一直毫无表示。 他 几乎对每个女孩子,都是热情而不失风度。

  决的课程很满,他说现在的课程都是一些基础课程,老师一个发音一个发音地去纠正他们。我和他的话题逐渐多起来,决是一个很有思想和见地的男孩。他会跟我讨论一些 当时流行的话题。 他不在的时候,我竟对他有一丝的牵挂。他依旧单纯,他绝对不是那种骗钱的男孩,只不过,他的确需要钱而已。他已跟我商议,说他想去接家教,我付给他的工钱可以减少。我没有同意。

  陆正野的确是一个得力助手,很快我将他升任为我的副手,他的果断,令我们挽回了很多损失。我与他的交往也多了起来。他成熟稳重,反应敏捷,而彬彬有礼。 他的家不在本城,弟弟经常在学校里, 我经常邀请他到我的住处吃饭。 他对宽姐的厨艺总是赞不绝口。一次请客户吃饭,我和陆正野都喝了很多酒,他坚持要打车送我回去,我浑身无力,只得让他搀扶着我,送我回家。家里静悄悄的,我想起,宽姐请假回家了。我们互相扶着,上了楼,一进房间,我就倒在床上。我任凭陆正野退去我的上衣和裙子,他喃喃自语,他抚摸我,亲吻我的肌肤,我没有任何抵抗地让他占有了我。在一阵难受的口渴下,我醒了,我起来找水喝,我发现决平时看书的房间里亮着灯,莫非决在?我没有管那盏灯。喝完水,我在楼下的客房里,倒头继续睡。

  第二天,我起来的时候已是中午了,我才想起,今天是周末。我回到房间,陆正野已经走了,满床的凌乱。 我更确定,昨晚决在家。 我穿过走廊,来到决平时看书的房间。房门半掩着,决躺在床上,黑眼睛却睁得大大的。他看见我进来,坐了起来。他的黑眼睛盯着我,问:"你爱陆大哥吗?"我靠着门,玩弄着手中的杯子,耸耸肩说:"不爱,当然不爱,不过他的确吸引我。"他说:" 你知道,你知道你这样这样会伤了。。。。。。,他顿住了,费力地补充了一句:"美丽姐。"他的语气 似乎有一种无声的愤怒。放下手中的杯子,我说:"你没权过问我,你是什么,我们可以随时终止交易。"决沉默了,他脸上的线条崩得紧紧的。他挤了一句:"对,我不是什么,我象男妓,提供服务,我无权责问我的老板。" 说完,他捡起他的书包,冲了出去。

  我们的第一次争吵就这样发生了,为此,我有一年没有见到决。

(八)

  在这一年里,我与陆正野的关系继续发展。我们在公众面前,是很合拍的一对, 我们配合默契,而大方得体。美丽因此而与我大吵一场,不愿和我来往。陆正野是个喜欢情调的人,他的安排,无论在公在私,让我总有耳目一新的感觉。但我也隐隐看到他的眼睛充满了野心。他绝对不甘只做一个副手。陆正野的野心,让我怀念起纯净的决。

  我让宽姐找找过决好几次,给他送钱,送物,想以宽姐的面子找他回来。但宽姐每次回来都唉声叹气,说决是一个倔强的孩子,他不肯接受我的任何东西,他宁愿自己做家教去维持生计。我知道他那次是想说,我伤了他,是的,我的确伤了他纯真的心。

  八个月后,陆正野正式向我提出求婚。他说:"结婚后,你就在家里,不用在上班了,我要让你在家舒舒服服的。" 我断然拒绝了他的求婚,虽然他让我有很多惊喜,也是一个绝对合乎公众眼光的理想丈夫。但我知道,我们结合,不过是让他可以更上一个台阶而已。他并不爱我,同样,我对他也只停留在合作伙伴的关系上。 他完全失去风度地责问我:" 为什么,我做得不够好吗?我比不上你的那个小大学生。"我看着他,他的脸涨得通红,他继续说:"我早知道,那个小男孩是你的小情人,那天晚上,我看见他站在门口,我是故意在他面前占有你的,怎么样,他受不住刺激,不要你了吧。"他得意地笑起来, 用嘲笑地口吻说:"你是不是心理变态,小男孩你也有兴趣,还是你的兴趣就是男童?"我的脑袋嗡嗡直响,我竟与眼前这个肮脏的男人有一夜情,我站起身,扬手给了他一个耳光,说:我想不到你如此卑鄙,你别太得意,我知道你想要我的公司,你不要想如愿以偿,现在,你给我滚吧。" 他大笑一阵后,摔门而出。我颓然地坐在大班椅上,我知道陆正野的野心,但我想不到结果会是这样。

  陆正野离开了我的公司,并卷走了我一百万,也带走了我好几个客户。在我忙着收拾陆正野搅乱的摊子时,宽姐突然心脏病发作,住进了医院。她的生命垂危。我找人通知了决,决与宽姐的感情很好,我想宽姐希望决能来看她。下午,决出现在医院,分别一年的他长得更结实了,清秀的脸上,多了几分成熟。当他看到我时,他抿抿了嘴,问:"宽姐怎么样了?" 我疲惫地说:"心肌梗塞,很严重,你去看看她吧。"决进了特护病房,透过玻璃窗,我看到他紧握宽姐的手, 说着什么,样子很虔诚。我被他感动了。过了一会,决出来了,我说:" 我们去吃点东西吧,看你的样子,刚下课吧。"他点点头,答应了。我 们找到附近的一家餐厅,坐下后,我长吁一口气,看着眼前的决,说:"我们有一年没见了,你好吗?" 他说:"挺好,也挺忙。"他问:"陆大哥好吗?"我笑笑, 告诉他整件事,还并告诉他,陆正野在外面开了一个规模挺不错的公司。我补充了一句:"用我的钱。"决沉默了一阵说:" 我还以为,陆大哥会给你幸福。"我冷笑一声说:"幸福, 我不相信幸福。"决深思地看着我,默默无语,他真的长大了。

(九)

  接连几天,决每天都按时来看宽姐,我也尽量抽时间去看宽姐,但宽姐最终离我而去。看着关爱我的宽姐被推进太平间,我哭了,我发现我已许久没有流眼泪了,一旦落泪,想止也止不住,我就在决面前,泪流满面,决拥着我,他高高的个子,整个把我包围住,我在这个小男孩怀里,痛哭流涕。我不想再放开他。

  那天晚上,决陪着我,我无心睡眠,让决不断地要我。决不断满足我。他的身上散发着刚刚成熟的味道。我在他怀里沉睡过去。

  第二天,醒的时候,我还坐在决的怀里,他的黑眼睛乘满了温柔。我感动地抱着他说:"回来我身边好吗!"我实在有点累了,纯净的决让我心里平静了很多,我厌倦了商场上的男人们的虚情假意,也看透了如陆正野之类的处心积累,我希望决能留下来陪我。决摇摇头说:"我不想再跟你做交易, 我要靠自己的努力完成学业。我赶紧说:" 好,你愿意怎么样都行,只要你回来就好。" 决叹口气,点了点头。他愿意回到我身边了, 我喜极而泣,我搂着决,我吻了他, 这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吻他。决欣喜得不知所措,那天,我觉得我很完整地给了决。

  我和决分别一年后,又走到了一起。宽姐辞世后那一段时间,决几乎每天回家,我知道他做几个家教,每天晚上都忙得很晚才回家,但他依然坚持每天陪我入睡。他温柔得象个小丈夫,我不知道,他小小的年纪,何来那么多柔情。他的柔情不带半点虚假。转眼,到了春节,决没有回家,他说想趁此机会多做几个家教,酬劳寄回去给弟弟做下个学期的生活费。我手头的事情处理得差不多,我决定出外旅游。 在我软硬兼施下,决同意和我一到去旅游。我说我会负责他弟弟下学期的学习费的,他不同意,我说:"我借给你的,行了吧。" 我的口气带着撒娇的味道,他心一软,同意了。

  我和决一起去了巴西,巴西人的热情,和美丽的自然环境使我和决沉醉。决处处照顾我, 看得出,他在极力讨好 我,想让我快乐。一天清晨,我们手拉着手,慢步在海滩上,我身旁的少年结实而充满活力,有一双令人陶醉的双眼,他正值青春年华。而我,历经了多少沧桑和生离死别, 样貌更是显老了,我们是那么不合适的一对。决似乎看出了我在想心事,他拉我在海滩上坐下,望着慢慢升起的太阳,我依偎在决的肩上,叹了一口气。决环着我,默默不语。我跟他说了好多好多,我告诉他我的家庭,我对宽姐的思念,我对建的思念,我跟建之间的疯狂和痴恋,我甚至告诉他,我为什么要"收集" 他,他认真地听着,说:"你其实不象你的表面那样冷酷,你善良也多情。"我说:"谢谢你对我的评价,我第一次向别人说这么多我自己。"他站起身,拍拍屁股上的沙,拉起我,给我一个灿烂的笑容,说:"我们是来玩的,让我们忘记一切烦忧, 一起游海去。"我第一次看见他笑得如此灿烂,被他的热情感染着,我们在海滩上追逐着,嬉笑着,就象一对热恋情人。

  决每次要我,都是温柔而热烈的,以前我从不让他吻我的唇,这一次我让他长久地吻着,他的吻很甜, 在一阵热烈 地缠绵后,我躺在决怀里说:"你长大了,应该去找个女朋友,在大学那么久,应该认识不少好的女孩吧。"决深深地望着我说:"我没注意,我,我的心里只惦记着你。"我摸着他的脑袋说:"我不是说过吗,我们没有将来,也不会有永远,你知道,我们相差太大了。"决又用眼睛深深地看着我,默然无语。

(十)

  决要毕业了,他的成绩很优秀,又副修了法律,所以, 还没毕业,就被一家律师行聘用为见习律师。 这两年,我和决过得愉快和安静。 但我从来没有试过拉着决在街上走, 我也无法让他进入我的圈子,我们的年龄差距使我不愿承认与他的关系,我的社会圈子也容不下决,一个比我小九年的小情人。决对此,总是显得心事重重。他说,家乡的父亲希望他早日成家,以他家乡的习惯, 他是该成家了。我也希望决有一个女朋友,我与他是不可能在现实生活中一起的。但决避而不谈这个问题。

  我和决依旧保持着同居的关系,他已完全长成一个小伙子,他的外形俊朗,加上我很喜欢打扮决,他由开始的拒绝,到被我逼着接受。服饰的装扮使他更加风度翩翩。在外人眼里,决是我的小弟弟,一个很有出息的小弟弟。决说每次听到别人这么说,心里就难受,他想让世人知道,我是他的。但我说,这是不可能的。我们不会有未来。

  在一次晚宴上,我让决做我的翻译,一来可以让他锻炼口语,二来我希望他能结识不同层次的人。在晚宴上,决认识了玲,一个甜美的女孩子,她落落大方,谈吐得体,我把决单独留 给了玲。那天晚上,决很晚才回到家,我躺在床上, 笑问他,对玲的感觉,他知道我的意思,很生气, 突然压紧我,疯吻我, 不由分说地要了我一次又一次,说不许我将他推给别人。我的心里有一丝丝的柔情和酸楚,我在怀疑我是否爱上了决。

  我公司里注入了外资,保罗是外方的首席代表。保罗的中文说得很不错,与他的合作,是令人愉快的。保罗是法国人,浪漫得让人受不了,他从见我的第一面,就说,他一定把我追到手,他说,我是他心目中典型的中国美女。我听后,觉得他坦率得可爱。保罗对我展开了激烈的追求。我也认为,我应该结婚,我不想再拖住决,在当时,我们是无法走到一块的。我知道他对我已完全沉醉,他深爱着我 。正在那个时候,我发现我怀了决的孩子。

  我很喜欢孩子,跟建在一起的时候,我就想为他要一个孩子,然而,如何努力,我都未能如愿以偿。而现在,决的孩子却在我的肚子里,我有点不知所措了。我告诉了决,决欣喜若狂,他恳求我把孩子生下来,他很喜欢孩子,更喜欢我和他的孩子,他说他将会是一个很好的父亲,我摸着他的脸说,你也还不过是个孩子。决被喜悦淹没了,看着喜悦的决,我却觉得, 这一切,该是时候结束了, 决该有一个属于他的家和孩子,但能给他这一切的,不会是我。

  保罗的攻势很是猛烈,我接受了他,决定在他任职期满后,与他一道去法国定居。我在国外的家人,也非常希望我去与他们团聚。我找到一个相熟的医生,解决了孩子,孩子下来的时候,我的心在流血。医生也告诉我,我很难再怀上孩子。

  我把我的股份卖给了我一个很要好,也很有商业头脑的朋友,我要跟决说再见了。决自从知道我有了他的孩子后,总是呆在家里,他说在家里做毕业论文更清静,其实他是在找借口想能更多地见到我。他总是忙着做饭做菜给我吃,他说要给最好的给他的孩子和他最亲爱的人。我坐在躺椅上,我的房间是一间能看到风景的房间,我看着逐渐落下的夕阳,拉住决,我告诉他,他的孩子已经被我解决了,我将和保罗结婚。他听着,脸色由红转白,他苍白着脸,对我大喊:" 你为什么这样做,你要跟保罗结婚,你结好了,孩子是我的,你为什么杀死他,你太自私了,太冷酷,你还知道这个世界上有爱吗?我爱你,可是你现在让我恨你,我永远恨你。我不要再见到你,你是杀人凶手,你让我恶心,恶心透了。`他喊完,竟嚎啕大哭起来,我把他拥在怀中,说:"我们不可能在一起,我害怕眼光,知道吗?"他大喊着:" 我不怕,我不怕,我恨你,恨你!"他哭着冲出了我的家。他不会再回头的,我想着,心里很空。冷月照着我的脸,我竟泪流满面。

结局

  三个月后,我和保罗结婚了,随即飞往法国。 一年后,我与保罗离婚。用保罗的话说,对这段婚姻,我魂不守舍。我回到了父母身边,他们对多年在外而又伤痕累累的我给予了最好的照顾,我的心平静下来。我休养了一年后,加入一个华人组织,去教一些刚来新西兰,还不太会说英文的新移民,这份工作,清闲而面广,我接触了各阶层的人,也交了好多朋友。我完全拒绝感情,我想我已不会再爱了,其实与决的多年相处中,我已接受了他的爱,自己也爱上了这个比自己小九年的男孩,而我却不能象决那样勇于面对自己的感情,我不过是个俗人,我无法不顾世俗的眼光,去接受这一段恋情。

  我想知道决的所有境况,然而我不再有勇气去知道。我的牵挂,我的思念他都不会知道。他对我的爱是否已消逝无踪。我亲爱的决,我在心里反复地说,如果你和我还有明天,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

  我黯然泪下,为我的决。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关闭

琼icp备09005167



温馨花园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365708094 Email:bjxjhyg@sina.com 联系人:简爱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