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答尔丢夫_温馨花园!

体育

I

交友

I

论坛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情感空间>>>经典网文>>>答尔丢夫
答尔丢夫
发表日期:2009/3/20 23:33:00 出处:未知 作者:未知 发布人:xjhbj 已被访问 868

答尔丢夫
(又译为:达尔杜弗

莫里哀名著《伪君子》的主人公

伪装圣洁的教会骗子答尔丢夫混进商人奥尔恭家,图谋勾引其妻子并夺取其家财,最后真相败露,锒镗入狱。剧作深刻揭露了教会的虚伪和丑恶,答尔丢夫也成为“伪君子”的代名词。其剧作在许多方面突破古典主义的陈规旧套,结构严谨,人物性格和矛盾冲突鲜明突出,语言机智生动,手法夸张滑稽,风格泼辣尖利,对世界喜剧艺术的发展有深远的影响。

法国〕莫里哀原著  



繁华的法国首都巴黎,奥尔恭的家里。

奥尔恭的母亲柏奈尔夫人这天来儿子家坐坐。但不一会,她就嚷嚷着要回去。她看不惯这里的派头:没有人愿意听她的教训,人们都不想讨她的欢喜,干什么事都毫无顾忌。她气嘟嘟地把这里叫做叫花子窝。

大家连忙向老太太解释,但无一不遭到她的训斥。她骂侍女桃丽娜不懂规矩太爱说话,什么事都想插进去发表意见;她骂孙子达米斯是糊涂虫,若不改掉坏脾气,就要尽等着受罪;她骂孙女玛丽亚娜表面温柔老实不爱多说多道,可背后尽干坏事叫她气得牙痒痒;她骂儿媳欧米尔只知道花钱打扮讨丈夫的喜欢,而不能做孩子们的好榜样;舅爷克雷央特刚想说话,也被她愤愤打断,说他宣讲的关于生活的格言全是胡说八道,要他以后少登这个家门。

训斥完毕,她为大家树立起一个好典范:道德君子答尔丢夫。“你们大家都应该听他的话”,老太太满脸严肃,“他是一位真正的道德君子,他会引导你们走向天堂的。”

听老太太说以后大家都要听答尔丢夫的,达米斯首先就满腹牢骚,他不能让这个只会说长道短的教会假虔徒在这里作威作福,因为答尔丢夫几乎不允许年轻人的任何消遣;桃丽娜也讨厌答尔丢夫的假仁假义,家里人做什么事他都要管,并不许大家与外界来往。

柏奈尔夫一一替答尔丢夫辩护,又受到克雷央特和桃丽娜的反驳。老太太怒气冲冲,指着大家说:“告诉你们,我儿子把这位虔诚敬事上帝的正人君子接到家里来,真是最聪明不过的事。上帝把他派到这里来,是为纠正你们的错误思想,你们要听他的话!要跟他学习敬天敬主,不要整天空谈、嚼舌根!”说完就扬长而去。

其实,老太太吹捧答尔丢夫比起她儿子奥尔恭来,还真是小巫见大巫!别看奥尔恭经历国内几次变乱锻炼得有才有识,为国王效力也英勇无畏,但自从迷上答尔丢夫后,却变成个大傻瓜。他称答尔丢夫是兄弟,比爱自己母亲、妻子、儿女还胜百陪地衷心爱他,有心里话只跟他说,要做什么事只向他请教;他怜惜敬爱答尔丢夫,吃饭时要他坐在首位,给他挟最好的菜,自己坐在旁边快快活活地看他一个人吃下够六个人吃的东西;他崇拜答尔丢夫,不管什么时候总是赞扬他,不管说什么总要提到他,答尔丢夫芝麻大小的举动他都认为是奇迹,答尔丢夫所说的话他听起来都像是神的口谕。他爱答尔丢夫爱得发疯,而答尔丢夫呢,也早就摸准他的脾气,施展出种种手段,迷得他晕头转向。

可不,你看奥尔恭回来了。没回答妻弟克雷央特的问候,他就焦急地打听家里这两天发生的事。桃丽娜告诉他太太头痛发烧,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后来放过血才轻松点。但他对太太的病丝毫不关心,一个劲地问答尔丢夫怎么样了。桃丽娜回答说,他又红又胖满面红光;嘴唇都红得发紫,晚餐能吃两只竹鸡外带半只切成细末的羊腿,回到卧室就躺在暖暖和和的床上安安稳稳地睡到第二天早晨。奥尔恭听了,连声说:“怪可怜的!”

克雷央特也不理解姐夫对答尔丢夫的感情。奥尔恭连忙制止妻舅不恭的口吻,虔敬地向他介绍答尔丢夫说:“这是一个严格遵守教训,内心享受着深切的舒适,把全世界看成粪土一般的人。自从和他谈话以后,我就完全换了一个人。他教导我对任何东西也不要爱恋;他使我的心灵从种种情爱里摆脱出来;我现在可以看着我的兄弟、子女、母亲、妻子一个个死去,也不会伤心。”

他还说给克雷央特听他与答尔丢夫的相遇经过:答尔丢夫每天来教堂都紧挨着他,双膝着地跪在他前面,向天祷告时毕恭毕敬地用嘴吻着地;每次出教堂,答尔丢夫必定抢着走在他前面,为的是先到门口把圣水递给他;答尔丢夫还不肯多收他送的钱,不是退还他,就是当他的面把钱散布给穷人。“后来”,奥尔恭说:“上天教我把他接到我家里,从那时起,我们这里一切都兴旺起来。”他赞颂答尔丢夫对家里的督责,尤其赞颂他对上天的虔诚。他举个例子:“有一天,他祷告时捉住一个跳蚤,事后还一直埋怨自己不该生那么大的气竟把它捏死。”

克雷央特简直弄不懂他说这些糊涂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他劝姐夫要辨清伪善与虔诚,提防那些虚有其表的虔徒用骗人的伎俩、矫作的热诚当作资本去购买别人的信任,提防他们会恬不知耻地借上帝的名义来陷害人。



送走妻舅,奥尔恭叫来女儿玛丽亚娜,说是有秘密话要跟她说。

他说自己向来是喜爱玛丽亚娜的,他要女儿办事要随合他的心意,不要辜负他的慈爱。玛丽亚娜自然是随口附合。奥尔恭十分高兴,这才说出那句秘密话:“你看答尔丢夫,我们的贵客,这人怎么样?”他告诉女儿,他已选中答尔丢夫做她丈夫,相信她是乐于接受的。

玛丽亚娜大吃一惊。她没想到父亲竟会做出这样荒唐的决定。因为他先前已把她许配给瓦赖尔,她爱瓦赖尔。可如今?玛丽亚娜惊讶、痛苦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早就悄悄进来偷听秘密的桃丽娜,却仗义直言为小姐鸣不平,讽刺奥尔恭是精明人干糊涂事,会让人笑话的;“再说,这门亲事对您又有什么好处?拿您这样的产业为什么单挑这么个穷光蛋的女婿?”

“他诚然一个钱也没有,但你要知道这正是应该敬重他的地方。”他对桃丽娜说:“他的穷困是正直人的穷困,这种穷困使他的人格更加伟大。因为他不大关心世俗的事物,而把整个精神都灌注在永恒不灭的事物上面,才被人侵占家财。我对他的帮助可以让他摆脱经济困难,逐渐恢复他原有的家私。他以前是个贵族呢!”

桃丽娜知道这贵族是答尔丢夫说出来的。她就讨厌这种显耀家世和出身的虚伪,何况是真是假还是个问号。但她也明白主人不喜欢听这些,就换个角度问他:“您把这么好的女儿,许给像答尔丢夫那样的男人,心里真的就一点也不觉得难受吗?您不想想他们是否相配,您也不想想这桩婚姻能有什么结果?”

奥尔恭可不管这些。他只觉得答尔丢夫是世界上跟上帝最亲近的人,这是他举世无双的财产。他要女儿放心:“这婚姻一定可以满足你的种种愿望。你们俩会被温情与快乐浓得化不开,在相互忠诚的爱情里过日子。你们不会有不幸的争吵,你叫他怎么样,他就会怎么样的。”他要女儿答应这门婚事,可是女儿什么话也不说,他气得拂袖而去。

玛丽亚娜是被父亲的专制压迫得如此懦弱的。不管什么事,只要父亲开口。她就得同意。她爱瓦赖尔,非常热烈地爱着他,他们俩都盼望着能早日结婚,尽情地享受甜蜜的情爱。可眼下,这该怎么办?

“我就等着自杀了,倘若他们真要强逼我。”她痛苦地对桃丽娜说。

桃丽娜本来对小姐在父亲面前毫无抵抗的态度就极不满,现在又听小姐说要自杀,更是气得不行。她告诉小姐,爱情需要坚决的心。可是玛丽亚娜就是坚强不起来。她说:“尽管瓦赖尔人才出众,为他我就不顾女孩的脸面和子女的孝道吗?你莫非要我把我的爱情让全世界都知道?”

桃丽娜看正面劝说无济于事,就故意说自己实在不该劝小姐拒绝这门亲事,因为答尔丢夫不是个等闲人物,贵族出身,仪表堂堂,正是满意的丈夫;还说结婚后小姐可去他的小城拜见法官太太等上流社会,还可在狂欢节看到猴子戏和木偶戏……

果然,不等桃丽娜说完,玛丽亚娜就痛苦地打断她的话,请求她想个办法反对这门亲事,因为那比死还可怕!为爱情,她现在是什么事也敢做了。

桃丽娜这才答应想个巧妙的计策来阻止这门不幸的亲事。

正说着,瓦赖尔跑来,说刚才有人告诉他,玛丽亚娜就要嫁答尔丢夫,他来问她打算怎么办。听玛丽亚娜说她不知道怎么办并反问他该怎样才好,瓦赖尔就赌气地劝她嫁给答尔丢夫。玛丽亚娜见他这样说,也跟他赌气说接受他的好意劝告。瓦赖尔指责她是爱情骗子,对他从没有真正的爱情;并说要报复她的背信弃义,赶在她结婚前找个女人来抚慰自己受伤的心灵。玛丽亚娜也就干脆嘲讽地附和他,气得他拔腿就跑。但去而复返多次,终是恋恋不舍。

桃丽娜在一旁看他们斗气斗够了,才站出来给他们和解。谁知拉住这个跑掉那个,拉来那个又溜走这个,气得桃丽娜骂他们全是糊涂虫。她要这对斗气的恋人拉拉手消消气,说:“天啊,你们快点走过来吧。您也爱她,她也爱您,你们是那么相互爱着,你们自己也没想到呢!”

玛丽亚娜和瓦赖夫这才相互笑笑,埋怨对方不该伤自己的心。

桃丽娜说出她的计谋:她要小姐对父亲的古怪脾气表面上百依百顺,可以用假装突然生病,或推说遇到梦见死人、打碎镜子等不祥之兆来拖延婚期。“最紧要的是,只要不从您口里露出一个肯字来,他们就没办法让您嫁给别人而不嫁给瓦赖尔。”不过,她看看这对恋人,“要想成功得快,最好是千万别让人家看见你们在一块儿谈天。”好叫瓦赖尔赶快走,去求朋友帮忙把这门亲事挽回来,好自己再去争取达米斯和太太的支持。



奥尔恭要把女儿嫁给答尔丢夫,使儿子达米斯也非常痛苦。他正深深地爱着瓦赖尔的妺妺,怕这会影响他的甜蜜爱情。他真想什么都不顾去找父亲;他更恨答尔丢夫,他知道这是那个混帐东西的阴谋。

桃丽娜劝达米斯先别发火,说奥尔恭的打算不见得就能实现;至于答尔丢夫,她要让太太去对付他。他已看出这个伪君子对女主人有意思。太太欧米尔也答应就女儿的亲事探探答尔丢夫的口气。桃丽娜劝走达米斯,好自己便在这里等答尔丢夫下楼来。

答尔丢夫正下楼来。看见桃丽娜在,他故意大声地边走边吩咐仆人:“劳朗,把我修身穿的鬃毛紧身衣和鞭子都藏好,求上帝永远赐你光明。倘使有人来找我,你就说我给囚犯们分捐款去了。”

走近桃丽娜他赶忙从衣袋里摸出手帕求她接过去。“干什么?”桃丽娜莫名其妙。“把你的乳房遮起来,我不便看见。因为这种东西,看了灵魂就会受伤,能够引起不洁的念头。”

桃丽娜冷笑笑:“你就这么经不信引诱?肉感对于你的五官还有这么大的影响?我当然不知道你心里存着什么念头,不过我,我可不容易这么动心。你从头到脚一丝不挂,你那张皮也动不了我的心。”

她请答尔丢夫在这里稍等会儿,说太太就下楼来有事找他说。

答尔丢夫一见欧米尔,表现出前所未有的热情和爱慕。他说自己早就想把整个心灵呈献给她。他紧紧握住欧米尔的手,又把手放在她膝上抚摸着,捏捏她那漂亮的花边帽,赞叹她针线活的巧夺天工。

欧米尔想尽量躲避他的亲热,岔开话题谈起女儿的婚事。答尔丢夫承认有这事。“不过”,他两眼直盯着欧米尔,“那不是我所追求的幸福,我所衷心希望的美妙神奇的幸福却在别处。”

欧米尔说那是他只专心想着天上的事情而不留恋人间的东西,急得他连忙解释说,他爱上帝,但也爱上帝创造的美,尤其是女性的美。他赞颂欧米尔的美丽,说:“每当我看见您这绝色美人,我就禁不住要赞美创造天地的上帝,也就不觉地对您发生炽热的情爱。”他把椅子移近欧米尔,继续说:“最初我很怕这爱恋是魔鬼的巧计,就决意躲开您美丽的眼睛。不过到后来,可爱的美人呀!我才明白这种爱情原就不算罪恶,我很可以使它与圣洁联在一起,于是我就任凭我的心去爱您了。”他还说他的全部幸福和希望都寄托在欧米尔身上,祈求她发发慈悲善心。

欧米尔称赞他是虔诚的教徒,说虔徒是应该克制一点的。答尔丢夫大叫:“哎哟!尽管是虔徒,我总是个人呀,看见您这样天仙似的美人,我这颗心就再也把握不住,什么理智也没有了。自从我看见您那光彩夺目人间少有的美貌,您便成为我整个心灵的主宰;您那美丽眼光包含着的无法形容的温柔击退我内心顽强的抵抗;禁食、祷告、眼泪,任什么也抵挡不住这种温柔,我的全部心愿都移转到您的美貌多姿上面。”他再次请求欧米尔发发慈悲安慰地。他还神秘地告诉欧米尔:“再说跟我要好,您的名誉不会有任何危险,也不必怕我会有什么忘恩负义的举动。那些妇人们所热恋的显贵队里的风流男子,他们轻狂浮躁,总是喋喋不休地夸耀他们情场里的得意勾当,使接受他们爱情的人名誉扫地。可是像我们这种人呢,内心燃烧的爱情火焰是不会乱说乱道的,我们必须顾全自己的名誉。您呢,就会得到不会惹出任何笑话的爱情和丝毫没有后患的快乐。”

欧米尔见他如此放肆,吓唬说要是把他这份情爱告诉奥尔恭,会损坏奥尔恭对他的友谊的。答尔丢夫这才不再胡说,求她宽恕他的胆大妄为原是她太令人可爱。欧米尔假装愿意替他保密不说给奥尔恭听,但有个条件:“我要您老老实实,丝毫不许从中捣鬼,促成瓦赖尔和玛丽亚娜的婚事;我要您不再利用这种不公正的权力,不再拿别人的幸福来满足您自己的心意,并且……”

这时,突然从里间小屋里跳出达米斯,两人吓了一跳。

达米斯一直在偷听他们的谈话。他嚷着要把这件事张扬出去,好发泄他对这个坏蛋的仇恨,压压这个伪君子的狂妄气焰,也让父亲看清这个恶棍的假仁假义。欧米尔劝儿子,只要答尔丢夫今后老实点,就不要再声张。达米斯不听,他可不能放过这么一个报仇的好机会。

奥尔恭正好这时进来,达米斯就愤愤地说给他听刚才答尔丢夫的丑闻。奥尔恭大吃一惊:“哦!老天爷呀,这能叫人相信吗?”

没想到那边答尔丢夫竟大骂自己是世上从未有过的坏蛋和罪人,说他这一生都是污秽、罪恶与垃圾。随后他就话锋一转:“我也看出来了,上帝原要处罚我,要借这个机会来磨炼我,因此无论人们怎样责备我,说我有多大的罪恶,我也决不敢自高自大来替自己辩护。”他对奥尔恭说:“你尽管相信他们的话,你尽管发怒吧!你尽可以把我当作罪犯撵出你的大门,因为我应该忍受的羞辱正多着呢,受这么一点原不算什么。”

奥尔恭又被这个伪善心灵假装出来的虔诚、温良所迷惑。他叫儿子住口,训斥他竟敢捏造出这种谣言来败坏答尔丢夫道德纯洁的声名。

答尔丢夫却劝奥尔恭别拦他让他说,他叫奥尔恭不能单凭外表就相信他的虔诚。说着,他又话锋一转,对达米斯说:“你尽管把我当作阴险、无耻、绝灭理性的人,拿我当作强盗、杀人犯,再找出更丑恶的字眼来加在我身上吧!我决不反驳,愿跪在地上忍受这种耻辱,当作我这一生所犯罪恶的羞辱报应来领受。”

奥尔恭简直被答尔丢夫的虔诚感动得五体投地。他骂儿子是不要脸的坏种,是无赖的恶棍。要是达米斯还不闭嘴,就要打断他的胳膊。

“您千万别动气”,答尔丢夫亲切地劝他,“我宁愿忍受最残酷的刑罚,也不愿你的儿子因为我而受到一点伤害。”他甚至要跪下替达米斯求饶。

答尔丢夫的大仁大义更赢得奥尔恭的敬佩。他不理解大家为什么全恨这位伟大的虔徒,并要把他撵走。他要煞煞全家人的狂妄气焰,马上把女儿嫁给答尔丢夫,就在今天晚上;他还命令儿子赶快向答尔丢夫跪下求饶。儿子不从,他要儿子马上滚出去,休想再回来,还要剥夺他的遗产继承权。

奥尔恭还在为家人竟敢侮辱这位大圣徒而愤愤不平,答尔丢夫则痛苦地请求让他离开。他心里是怕欧米尔会向丈夫说出实情。奥尔恭苦苦求他留下,说自己永远不会相信别人的话。他要答尔丢夫以后多和欧米尔亲近,就要让大家气得发疯;他还有个重要决定:要答尔丢夫做他的继承人。他要用正式手续把财产全部赠送给这位虔徒。

“一切都是上帝的旨意,应该遵从。”答尔丢夫虔诚地说。



全家人都在议论奥尔恭赶走儿子和把财产给答尔丢夫的事。克雷央特很气愤,责备答尔丢夫,说就算达米斯有错,天主教信徒也应该宽恕别人的侮辱,而不该有报复的念头,忍心看着达米斯从家里被撵出去。他劝答尔丢夫还是息怒,让奥尔恭父子言归于好。不要把事情逼到绝路上去。

答尔丢夫说自己并没有记恨达米斯,愿意尽力帮助他。“可是”,他为难地说,“这件事关系着上帝的利益。他如果再回来,而我跟他再和好,人家必定要说是我在要手腕,说是我觉得自己有罪而对诬赖我的人假装出慈悲的热情,说是我心里怕他不得不敷衍他,这上帝会答应吗?”

克雷央特嘲讽说:“那照道理你连想都不应该想的事,你却信以为实赶紧接受下来,那也是上帝命令你的吗?”

答尔丢夫发誓那绝非图利好财。他说他不稀罕世界上一切金银财宝。“我所以决定接受他父亲愿意赠与我的这份产业”,他伸出右手比试着说,“乃是怕这份产业落到坏人手中去为非作歹,而不能照我所计划的那样拿来替上帝增光,替别人造福。”克雷央特还要指责他的假虔诚,他却说已到上楼做祈祷的时间不能奉陪,气得克雷央特直咬牙。

父亲的专制决定使玛丽亚娜痛苦万分,欧米尔和桃丽娜也非常焦急,她们急匆匆地来请克雷央特想个办法阻止今晚的订婚仪式。可没等大家想出计策,那边,奥尔恭喜孜孜地拿着那份财产契约走过来。

他以为女儿会高兴的。谁知玛丽亚娜向他跪下嚎啕大哭,请求父亲别逼她。爸爸,在这门亲事上,您别再硬逼着我孝顺服从您;别用这种残酷的法律来逼我,这会逼得我走投无路的。如果您不顾我心里已经建立起来的甜美希望,硬要禁止我嫁给我所爱的人,至少,请您发发慈悲,求您别再强迫我嫁给我所憎恶的人去受折磨。”她还说父亲尽可宠爱答尔丢夫,甚至把她那份财产给他也可以,但别弄到把她这个人也送给他,那样,她宁愿去修道院过凄凉的苦修生活。

女儿的痛哭使奥尔恭也觉得有点伤心,但他提醒自己绝对不能心肠软。妻舅的忠告、妻子的劝说全没有用。后来还是欧米尔想个办法:让奥尔恭亲眼看看答尔丢夫的丑相。

她叫桃丽娜去楼上请那虔徒下来,要丈夫藏在桌毯下面别让人看见,并要他无论听到什么都别动火,也不要拦挡她说什么话。因为她要用柔情使这个伪君子撕下假面具,还要迎合他种种无耻的欲望,听凭他那胆大妄为的心情任意张狂。只要奥尔恭到时认输,这场戏就可随时停演。

答尔丢夫一进来,欧米尔就叫他到处看看再关上门,接着就甜言蜜语地说自己的心早已被他所征服。她说刚才自己抵抗他的求欢是那样微弱无力,要坦白承认自己的爱情而又觉得有点害羞;她说若不信,她极力劝阻达米斯别声张就是极好的明证。她还说她不让答尔丢夫插手玛丽亚娜的亲事,也是怕自己将得到的那颗心要与别人平分享受。

这几句甜蜜的话就像奇芳异香输进答尔丢夫的毛孔里,他快乐得全身心都酥了。但他仍怀疑这是太太为阻拦女儿的婚事而耍的手段。“跟您痛快说吧,如果您不给我一点我向来所希望的实惠,来证实您的情爱,我是不会相信这甜美的话的。”他的两只眼睛在欧米尔身上滴溜溜地转。

欧米尔温柔地劝他不要这样心急,要什么就得马上到手;可答尔丢夫还是坚持不弄出点真实的东西让他的爱情心服口服,他是任什么也不能相信的。“不过真的答应了您所要求的那件事,又怎能不同时得罪您总不离口的上帝呢?”她只有搬出这最后一张王牌。

答尔丢夫笑笑:“我可以替您除去这些可笑的恐惧,太太!并且我有消除这些顾虑的巧妙方法。您尽管满足我的希望吧!一切都有我负责,有什么罪过全归我承担好了。”他还要欧米尔放心,因为这是绝对秘密的,人们秘密地犯个把过失是不算犯过失的。

欧米尔假装只得答应让他心满意足,答尔丢夫真是快活死了……

躲在桌子下面的奥尔恭早就气得耐不住了。他气呼呼地爬出来一把抓住答尔丢夫,大骂:“好一个善人,你真想骗我!你的心灵竟这么经不住诱惑!你又打算娶我的女儿,又来勾引我的妻子!你,你马上给我滚蛋!”

没想到答尔丢夫嚷得更凶:“你给我滚!这是我的家!回头我就叫你知道,用这些无耻的诡计来跟我捣蛋,那是白费劲!我有办法来惩罚你们这些人,并且要替被侮辱的上帝复仇,叫那个要撵我出去的人后悔都来不及!”

奥尔恭知道,他将要遭难了。



答尔丢夫带走了那份继承财产的契约,还有那只首饰箱。首饰箱里藏的是奥尔恭朋友亚耳格的重要秘件。亚耳格临逃前亲自偷偷地交给可靠的朋友奥尔恭,可奥尔恭却把这事的真情告诉了答尔丢夫,并把箱子托他保管。答尔丢夫有这些把柄在手,不知会把奥尔恭收拾怎样惨呢!

奥尔恭急得团团转,达米斯回来,他要用暴力除掉这个混蛋,克雷央特劝他别蛮干。全家人都愁眉苦脸没办法。

柏奈尔夫人听说儿子家出事,也急忙赶来瞧瞧。可她绝不相信答尔丢夫那样虔诚纯洁的人会做出这种昧良心的事,说善良人总是有人嫉妒,任凭儿子怎样把亲眼看见的说给她听,她都不相信。

但真正叫人不放心的,还是答尔丢夫的恫吓。

可不,外面就有个答尔丢夫打发来的人求见。大家都期望是来讲和的,可来者是法庭的携杖执达吏郑直先生。他送来法庭的处分书誊本:根据契约,房子已归答尔丢夫所有,奥尔恭的房子和财产也归答尔丢夫所有;命令奥尔恭和家人搬走家具用品离开这里,马上照办不得延缓。

伪君子终于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大家都气愤极了,老太太也被这眼见的事实弄得话都说不清了。

祸不单行。瓦赖尔又带来一个他的好朋友探听到的秘密消息,要奥尔恭马上逃走。因为答尔丢夫已在王爷面前告发奥尔恭,还交出那个首饰箱,说那是奥尔恭不顾子民的天职替一个国家要犯隐瞒下来的。王爷已签署逮捕令,答尔丢夫还自告奋勇要领路。瓦赖尔已准备好马车和用费,要护送奥尔恭去一个安全的地方。他催奥尔恭快走。

奥尔恭万分感激瓦赖尔的好意,咒骂答尔丢夫是万恶的畜牲。

但已经逃不及,答尔丢夫带着宫廷侍卫官来逮捕了。大家愤怒地斥骂答尔丢夫卑鄙无耻。“你这没良心的东西,你还记得我好心好意把你从穷苦的绝境里救出来吗?”奥尔恭指着答尔丢夫的鼻子,恨不能撕碎他。

答尔丢夫却对大家的咒骂沉住气不动肝火。他告诉奥尔恭:“是的,我知道我从你那里得到过什么帮助,不过现在王爷的利益是我的头等重要责任;这种神圣责任的正当威力压灭了我对你的感激之情。为了对得起这种强大的势力,朋友、妻子、父母、就是我自己,我也是要牺牲的。”

这个大骗子真会拿世人尊敬的东西当美丽的外衣,用欺诈的方式伪装在身上。克雷央特要当着侍卫官的面戳穿他的卑鄙,责问他为什么要等奥尔恭当场捉住他的奸情并把他撵出去时才对王爷表忠诚,当初又为什么接受这犯人的财产呢?

答尔丢夫怕大家嚷出他更多的丑闻,急忙叫侍卫官执行逮捕的命令。

侍卫官却掏出手枪对准答尔丢夫,请他跟着到监狱去。答尔丢夫吓得脸色惨白。

奥尔恭和家人也惊疑不解。侍卫官笑着对奥尔恭解释说,王爷痛恨奸诈,明察秋毫,他老人家绝顶的圣明就是当面看穿答尔丢夫心坎各个角落里所藏的种种卑鄙龌龊的心思。仰仗上天的公道,王爷看出他就是有人向他报告过的、别有化名的那个著名骗子手。王爷十分憎恶他对奥尔恭的那种知恩不报背信弃义的行为,要把他这次罪恶和前科并案办理,并派侍卫官跟他到这里来,无非是看看他到底狂妄无耻到哪步田地才算为止,并叫他当面向奥尔恭赔罪。

侍卫官又从公文包里取出奥尔恭赠与财产的契约交还他,说王爷以其至高无上的权力已勾消这笔契约关系;并告诉奥尔恭,王爷也饶恕了他与那个在逃犯牵连的罪名,因为当年奥尔恭曾满腔忠诚拥护王室的权力,王爷要酬赏他的功劳。

谢天谢地!奥尔恭和家人这才喘过气来,万分感谢王爷的恩典。等去王爷那里谢过恩后,奥尔恭说,他还要用和美的婚姻酬报那个诚实慷慨的瓦赖尔的热烈的爱情。

全家人,尤其是玛丽亚娜和达米斯,都舒心地笑了。

【说明】

莫里哀(1622——1673),法国古典主义时期最著名的喜剧作家,也是世界戏剧史上与莎士比亚共同彪炳千秋的伟大戏剧家。他出生在宫廷裱糊师家庭,从小酷爱戏剧。一生共完成喜剧37部。《可笑的女才子》、《丈夫学堂》、《太太学堂》等早期作品,着重讽刺贵族阶级,提出妇女社会地位等问题,初露创作才华;中期的《伪君子》、《唐磺》、《吝啬鬼》等剧作,对贵族、僧侣和资产阶级的吝啬、自私、伪善等丑恶本性,作了辛辣的讽刺,代表其创作的主要成就;晚年的主要剧作有《贵人迷》、《司卡班的诡计》等。代表作《伪君子》写伪装圣洁的教会骗子答尔丢夫混进商人奥尔恭家,图谋勾引其妻子并夺取其家财,最后真相败露,锒镗入狱。剧作深刻揭露了教会的虚伪和丑恶,答尔丢夫也成为“伪君子”的代名词。其剧作在许多方面突破古典主义的陈规旧套,结构严谨,人物性格和矛盾冲突鲜明突出,语言机智生动,手法夸张滑稽风格泼辣尖利,对世界喜剧艺术的发展有深远的影响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关闭

琼icp备09005167



温馨花园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365708094 Email:bjxjhyg@sina.com 联系人:简爱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