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村场上的夜壶灯_温馨花园!

体育

I

交友

I

论坛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情感空间>>>经典网文>>>村场上的夜壶灯
村场上的夜壶灯
发表日期:2009/3/20 23:13:00 出处:未知 作者:未知 发布人:xjhbj 已被访问 1006
村场上的夜壶灯

   村里没有电灯和经常停电的日子,也是经常开会的,照亮会场的是用老头子的尿壶做的灯,叫尿壶灯。尿壶文雅的名称叫夜壶,所以尿壶灯也叫夜壶灯。
   夜壶只有一个口子,进出都从壶嘴里过。壶里灌满柴油或煤油,嘴里塞进报纸或棉花麻丝做成的粗捻子,在嘴沿上糊一道湿泥巴,点燃捻子,火苗就有手粗了,真的很亮,挂在高高的地方,点几个钟头到一整夜,油也烧不干,壶也烧不裂,就是不小心掉到地上了,也不会摔破,因为它很厚实,还上了釉,火功很老辣。一个夜壶,不管是接尿还是做灯,不是用大铁锤去砸,或者用劲猛地往石头上摔,用上一千年也是决然用不坏的。它的神奇,还不仅仅是它的结实,还因为它一直是羞于见世面的私物,人们总是把它藏在阴暗处或是茅厮里的,而现在却一下子挂到了大庭广众之中,悬在了高出人头的地方,成了人们必须抬头去看的公物,也成了照亮人们生活的灯火。
   会场上,光是这东西,就很吸引人了。更吸引人的,还有被五花大绑的人,反背手大低头的人,戴高帽子的人。发言的总是那几个干部或平常在村里就很吓人的人,他们自己和村里人都说是“大老粗”,很久都是一个很硬朗很光荣的名字。他们的声音很粗,讲话总是让人发笑。听大人们说,开会的人之所以笑,就是他们经常不是说错了话,就是比方不恰当,把人都要笑死;不是“啊”过去“啊”过来,“这个这个”、“这个这个这个”的,就是瞎扯现编一些谁也不敢反驳的瞎话,总是难得有几句抻抻透透实实在在的真话或者是真人的话。场下一般都是闹哄哄的,他们就常常突然冲到挨斗的人身边,老力擂上几拳踢上几脚,最少也要使劲掴上几个响亮的耳光,把人打得东倒西歪或瘫到在地。台上台下都有人惨叫,场上又乱哄哄的传出骂娘的声音,他们就扯开嗓子,拚命高喊“××××万岁!”,或是念××××语录,台上有人跟着喊和念起来,台下也有人跟着喊起来,台下的人就不敢作声了。经常就是这样的,过错或罪孽,义愤或仇恨,不平或愤激,都会在这样的情景下归于平静,虽然会后总是有人不自觉地同情,或是私下责骂,但此时的会场上又会恢复原来的秩序。
  挨斗的人,平常都是些老头子老太婆似的,其实也有不少年纪并不大的,只是看上去象老人罢了,多是本村人,乡里乡亲的,有的还是同宗同祖一笔难写的同姓子孙,只是他们本人或者他们的父母过去曾经是村里田地房屋较多的人。有的是因为经常说了干部们认为是反动话的村民,或者是读了书从外面遣返回村的犯了政治错误的人。总之,都是划成了“五类分子”或者是“五类分子”子弟的人,被当成了阶级敌人,是必须年年月月天天批斗的人。也有偶尔客串的,那就是说话说漏了嘴,说某某干部或某某打人者是“翻眼之王”是“孽种”;说××是借着机会公报私仇,因为那次有件事没答应他;说××是想出风头,或是想过官瘾,是良心变了;还有就是说了别的被干部们认为是反动的话,而自己出身硬朗但一般都弟兄不多或者房头不大的男子汉,也有女人,但很少很少,一年最多就碰上一个。
    任老爹的尿壶是用了几十年的,厚厚的尿垢臊死人的,但那段时间别的不臊的尿壶都被村里的红卫兵和造反派打破了,只剩下了这一个,临时去买,一是来不及,二是都关了门,找谁买去?便只好用这个臊不可闻的了。远处黑暗中吹来的风助着火势,火焰燃烧着柴油,也引爆着尿臊,还发出声音呢。开始,不少人都骂臊,会场上有些嚷嚷声。后来一个干部站起来厉声高叫──“最高指示:宁可要社会主义的臊,也不要资本主义的香!”一阵大笑把坐着的人笑得站起来了,又把站着的人笑得坐下去了,笑声象波浪回荡在村子的夜空。“谁敢再笑,就是反革命!把他捆起来!”两个造反派站起来冲向笑着的人群,抡臂挥拳高呼了几遍后,就没人再作声了。再后来,掩鼻的也少了。时间长了后,人们就渐渐没觉出里面的臊味了。
    村场上夜壶灯,总是挂在高出人头许多的墙上或树上,或是用三根木棍把头一系,趴成三脚架,灯搁在上面。夜壶灯的照耀下,村人们开了许多年的会,学文件学著作,搞阶级斗争,落实生产形势,都搞得轰轰烈烈。夜壶灯下,村人们了解到国家的形势,领会到干部的意图,领略了乡村另类的表演,也开了眼界,也长了见识,也生了感悟,还见证了中国乡村十多年的历史,可以说,夜壶灯照彻了村人们多年的政治和心灵之路。
    夜壶灯还可以放在稻田里点灯灭蛾。稻田的缺口处,蓄一汪水,夜壶灯放水边,夜色刚下时点燃,稻丛中喜欢光线的虫子便纷纷扬扬飞过来了。一夜灯火,不知要烧死淹死多少飞蛾等大虫小虫。点灯灭蛾,有酒瓶灯,粗捻家用灯,尤以夜壶灯效果最佳,风吹不熄,小雨浇不熄,烈日晒不炸,人畜碰翻油泼不出,暴雨也冲不除捻上的油。
  王婆婆从牙缝里省下钱,也买了个夜壶,让老头子感动得上半夜兴奋不已,到下半夜要用它时,却不许。后来,王婆婆经常借给队里开会和灭蛾,常常能落下小半壶油,从此就省去了长年点灯的全部开支,相当于喂了两只会下蛋的大母鸡。老头子临死前落不了气,王婆婆以为是夜壶的事还耿耿于怀,就含泪对老头子说了其中缘由,老头子听了之后,说:“你──用得──是──地方!”一笑,便那样笑着去了。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关闭

琼icp备09005167



温馨花园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365708094 Email:bjxjhyg@sina.com 联系人:简爱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