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虞姬_温馨花园!

体育

I

交友

I

论坛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情感空间>>>古今传奇>>>虞姬
虞姬
发表日期:2009/3/20 22:07:00 出处:未知 作者:未知 发布人:xjhbj 已被访问 1123


    “项郎,我舞剑给你看好不好?”我向他盈盈一笑,握起镂着螭纹的剑柄,抬手轻扬,为他舞剑,最后一次。
    乌江上吹来的风略带着些水气,扬起我的衣袂,红色的衣袂,映着地上到处未干的血,红艳艳夺目。远处的撕杀声、击鼓声我通通听不到,我只知道,我在舞剑,为我的夫郎,我的英雄,我挚爱的男子,舞剑,最后一次。
    虞兮虞兮奈若何,项郎问我,项郎啊项郎,能得你牵念至此,我夫复何求呢?请你再看我为你舞一次剑,可好?
    我无羁的舞动着我曼妙的身资,我肆意的绽放着我最美的笑靥,舞剑,舞动着我的情,我的命。
    项郎啊,你本是天生的王者,你的壮志、你的抱负我怎会不知?你是战无不胜的战神啊,再多的军队又如何挡得了你?我不要成为你的累赘你的顾虑,能与你相伴多年,我还有什么不知足呢?你的情,你的义,就让我在今日报答吧。
    我不怕,真的,我的夫郎是西楚霸王啊。我不懂行军打仗,更不懂治国安邦,荣华富贵于我更是无足轻重,项郎啊,我不过想和你在一起,生死相随。
    我今日真的可以做到了,生死相随。我既生是项郎的人,死又焉能不做项郎的鬼?项郎啊,你不忍弃我而去,怕是我要先弃你而去了。项郎,你可会寂寞?可会念起我呢?夜读兵书,谁能为你沏壶热茶、伴你长坐?临行出征,谁能为你整顿行装、嘱你早回?凯旋回师,谁又能为你斟满琼觞、为你舞剑?项郎啊,这些年的情义,我又何尝舍得!
    项郎,去吧,骑着乌骓,提着长枪,重振旗鼓,杀出阵去!你是霸王,天下无二的霸王,更我心中唯一的英雄!去吧,如巨鹿之战、彭城之战一般,向天下再次证明你西楚霸王的威名!你的豪气、你的骁勇,足以令风云变色、令草木震惊,你是楚地的好男儿,你身体里流淌着先祖们滚热的血!去吧,让你的血液再次沸腾,让你的胆气冲上云天,让天下成为你的疆场!
    我握剑的手终是缓缓垂下,笑眼看他,眼中灼热,我知道那是泪,在我的眼眶里燃烧。他看我,目光竟是如此深,仿若想把我镂如眼中。我看见,他的眼,此时是晶亮的。
    我和他就这么静静伫立在乌江边,风化开了他额上的汗迹,撩起我缠绵的青丝。或许就这样相望一世,何尝不好?
    我微笑,“项郎,珍重。”
    阖上双目,还好,目中尽是他。于是,终究有泪滑出了眼角,最后的泪,最后的血,只为他而流。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无限英雄气概,充满贵族气息,既是性情中人,又逞“匹夫之勇”,难免“妇人之仁”,却又襟怀磊落。表面刚强如铁,内心柔软如绵,他是历史的失败者,却败得如此凄怆悲壮,英勇豪迈。 
  
  有人对他嗤之以鼻,说他不会审时度势,不会选择用人,不会随机应变,不会仁政安民,实乃一介莽夫。 
  
  确实,项羽既是一个力拔山、气盖世、“近古以来未尝有”的英雄,又是一个性情暴戾、优柔寡断、只知用武不谙机谋的匹夫。 
  
  他不如刘邦心机深刻,也不如刘邦刻薄寡恩,刘邦躲在关中闭门不出,当项羽称欲煮其父时,刘邦可以说“将军愿分一杯羹否”,他是厚颜无耻流氓习气,他却也是算准了项羽做不出这样的事,项羽珍惜荣华富贵,珍惜自己的生命,但除此之外,他更珍惜的是做人的尊严,他怎么真的能做出要挟杀人这样下作的事呢? 
  
  他不如韩信苦心积虑,忍辱负重,作为一个视尊严如生命的人来说,项羽他轻蔑那个甘受“胯下之辱”后来又叛变自己的韩信,韩信诚然是智者,他超人的忍耐使他获得不可一世的荣光,当他反戈击败项羽,最终贵为齐王,功名利禄不可胜数,那时的他无疑是意气风发的,然而,他的结局又如何呢?“狡兔死,走狗烹;高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一切不过是为了浮云般的虚名虚利而已。 
  
  项羽是傲然独尊的,他可以不要江山,可以放弃生命,却唯独不肯放弃尊严。垓下之围,他慷慨别姬、勇敢突围、斩将杀敌、所向披靡,宁可拔剑自刎,也不肯偷生于世。诚然如杜牧所言: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然而他宁可用万丈豪情挥洒出最真实的自己,宁可作为英雄高贵的虎或豹,在草原上孤独地死去,而不愿成为被权欲和利欲控制的精鄙的狼和平庸的羊在世间苟活。他是不合时宜的英雄,他是那么的傻和天真,任性得犹如孩童。自项羽死后,这样天真,这样纯粹的英雄主义气质的男人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阴险毒辣的阴谋家和迂腐愚忠的书呆子。项羽死了,一个英雄主义的时代也随之结束,世间再无虎豹一样闪着个性光耀的男子,而遍地所见,是卑琐狡诈的狼和逐渐被驯化的狗,而那样的壮烈,那样的可歌可泣,成了我们永远不能企及的遥远的梦。 
  
  有一天,在一个论坛上,看到有一不知名的女子写下这样的一首诗——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逝——写给项羽 
  
  君生我未生, 
  我生君已逝。 
  梦追云霄外, 
  情深人笑痴。 
  垓下草青青, 
  千年风飒飒。 
  忆我楚霸王, 
  更悔生来迟。 
  若得生楚家, 
  不为弱女子。 
  愿披铁甲胄, 
  为君马前士。 
  听君帐前唤, 
  与君执旗帜。 
  伴君射焉支, 
  万死亦不辞。 
  随君捣瀚海, 
  功业勒青石。 
  了却天下事, 
  遂君平生志。 
  君心坚似铁, 
  我心韧如丝。 
  倾心无所寄, 
  梦醒我自知。 
  
  看毕,扼腕叹息。
  原来,英雄的项羽,是太多女子心中梦想的伴侣。
  虞姬,一个历史除了“别姬”一幕以外甚至没有任何记载的女子,她的死,是作为项羽的配角而存在的,我们可以把她看作是司马迁烘托项羽这个人物的一个侧笔,她的鼎力配合把项羽之死推向无可比拟的悲剧高潮。然而,千年以来,人们都在猜测虞姬是怎样的一个女子,是什么使得她如此忠诚地配合成就这完美的悲剧演出呢? 
  
  于是,幻想中的项羽美不胜收。 
  
  当现实生活里充满各种味同嚼蜡的表演,世俗情场演绎出无数猥琐可笑的情节,我就不由得愈发神往楚汉那个意气激昂的时代,那个乌江边上,啸傲长风,剑指天涯,衣袂翩飞的霸王,那个残阳如血中,唱着垓下歌,怀抱美人的躯体,慷慨赴死的霸王。 
  
  气壮河山,情深似海。
  千年以前的英雄,沉睡万年的梦。
  现今时代,还能有将军拔剑南天起的壮举么,若有,宁作长风绕战旗。
  现今时代,还能有气吞山河,明了简单,生死以之的爱情吗,若有,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同怀视之。
题记:你可以说我yy,但不要阻止我期待这样一个男人。

    不肯回到江东,回到你曾几何时的出发地点。束缚了你的,是你的执拗和倔强。执拗的,是你自己给自己的定式,或者换言之,心的羁绊。于是,只好化做江边的石刻、化为风中的传说——在历史与现实间流浪、漂泊。

    觉得任何女人若是遇到项羽,都会为他而逝的。历史沧桑数千年,真正的悲剧英雄只有一个,我认定,他是男人中的极品。

    五千年只有一个西楚霸王,五千年只有一个项羽,挥挥手,你的痕迹,浸透了五千年青史。 

    而我要的,就是这样一个旷世英雄。 

    醉别西楼醒不记,春梦秋云,聚散容易。

    谁能将文庙的大鼎举起来,谁才能娶我为妻?或许只是一句戏言吧。

   但项羽单手就将这个戏言变成现实,含笑的眼眸,娇羞的眼神,虞出卖了自己的心,此生此世注定将跟着这个名唤籍的男子。

   我的王啊:“汉兵已略地,四方楚歌声;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那一夜跳的舞,舞的剑,身姿份外妖娆多情,最后含泪的一眼,手中的利剑横上玉颈,一个不过双十年华而已的女子。

   冲口而出慨叹时的悲愤,激昂的声音悲凉冲破云宵,叹苍天无耳亦无眼,是的,天要你亡。

虞兮虞兮奈若何?奈若何?

   “天之亡我,我何渡为!且籍与江东子弟八千人渡江而西,今无一人还,纵江东父兄怜而王我,我何面目见之?纵彼不言,籍独不愧于心乎?” 

   后背喷血的盔甲说,这是最后一场。

   暴躁、易怒、贪功、残忍、肤浅、短视,我可以用更多地词来列数他的失败,但他敢作敢当,快意恩仇,气势昂扬,直面人生。如此血气方刚的男人,大气而威武。 

   大男子主义?又怎样?在那个嗜血的年代,项羽的眼中,只有虞姬。

   原谅我如此陷入幻想的境地不愿走出,现实的世界中又怎么会有项羽一样的男人存在。

   悲哀时不只有温存而有豪气,迷茫时不只有安慰而有方向, 哭泣时不只有肩膀而有力量,绝望时不只有忧伤而有阳刚。 

   是的,我要的是一个我甘愿陪其左右的男人,我要的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拼将一生休,尽君一日欢。

   哪朝的武将,哪朝的山海关,谁牵着我的手望夕阳。
   当今若没有如此的英雄,单身又何妨……

   草青青兮  杨绿绿  悠悠心事  
   思君思君  君不见  幽幽等君回 
   问情人  胡不归
   家乡也等着你回

   千千纤纤步飘飘 盈盈相会
   心思思兮  而君不见  痴痴等安慰

   问人儿  胡不归 
   一心等着你回  一声声问胡不归 
   胡啊不归  问远远兮  轻轻唱
   等啊等君回  问我人儿  胡不归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关闭

琼icp备09005167



温馨花园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365708094 Email:bjxjhyg@sina.com 联系人:简爱

琼icp备09005167